日她娘俩试看

日她娘俩试看

治法利小便以解湿,逐热邪以解暑,则上下之气通,而湿与暑尽散矣。治法必肾、肝、肺三经统补之。

此方补多于散,何补之中又纯补脾而不补肾耶? 一剂手足温,二剂肢体骨节之痛轻,连服四剂,即便全愈。

此黄连之所以不用,而反用栀子也。万不可疑药剂之大,而少减其品味,使废人不得为全人也。

然胃中无痰,则发大热而谵语声重;胃中有痰,则发潮热而谵语声低。 然则治法不必治心,仍治小肠,利水以分消其火气,则水自归源,而汗亦不从心头外出也。

夫发厥本是厥阴之症,邪未入厥阴,何以先为发厥?外寒之侵,乃内气之微也。

似乎治法亟宜治肾矣,然而火盛由于水衰,而水衰实先由于土衰也,补土其可缓乎。冬月伤寒,发热而厥,厥后复热,厥少热多,病当愈。

Leave a Reply